首页 > 航空资讯 > 正文

翘首盼着归来的人:乡秋

2020-11-11 18:43:34 来源:枫枫网

当南昌的风吹散了酷暑,含了那么一点凉意的时候,北国的燕赵之地,已是秋高草黄,瓜果飘香的时节了。月是故乡明, 到底是城市的灯火暗淡了南昌的月,还是月亮也随着对故乡的记忆模糊了,我抬头看着天空,思索不出答案,反而思绪飘出了很远,回到了养育过我的黄土地上。

滹沱河水滋养了一夏的高粱、小麦、玉米、大豆和谷子,沉甸甸地压弯了泛黄的秸秆;葡萄由青变紫,适时地出现在早集,揭开中秋的序幕;枣子紧随着梨子成熟了,被两丈长的柳杆噼里啪啦地打落了满院,像一层红毯,却让人无处下脚。胡麻油的味道好像忽然就出现在了清晨的空气中,街巷也变得热闹了起来,女人们三五成群,手里提着果脯、杏仁、葡萄干、白砂糖等,往新开的月饼作坊去。虽然提前有预约,但老板舍不得为着一年独此一次的红火去多买几个烤箱和模子,又有亲朋老友的插队,大多数人都要候个半天才能轮到自己,而且每年必有家长里短的争吵发生,成为节里传谈的笑料。傍晚时分, 各家男人去将月饼抱回家,恰好放学时候, 还热乎的月饼就由孩子们尝了鲜!

或许是我生于八月十六,节日与生日紧挨着,因此对中秋有种特别的期待和盼望,盼着月缺变成月圆,盼着那银色光辉涂满了西墙,盼着祭月过后,分享桌上精致的瓜果,还有那个大大的名叫“望月”的月饼,馅儿是那么香甜。十五一过,仿佛我的生日也过了一半,中秋往往会跟秋收赶在一起,是不能含糊的一个节,祭月祈丰。而人们也得以借此偷闲半日,做一桌好酒好菜来犒劳多日劳乏的身体。而我的生日则不能再让家人撂下一天的事情去张罗菜肴了。但不论多么忙碌,二十年来, 母亲都会在这一晚细心地包两盘饺子给我过生日,蘸了老陈醋,味道格外香。近几年在外求学和工作,虽然有朋友、有蛋糕、有烛火地度过了几个生日,却如同当天的月一般,虽然看着还是圆的,比起十五, 毕竟有了缺憾。

中秋过后,草叶上的露好像在一夜间就变成了霜,华北大地上的青纱帐被染了黄,西北风在晴空下卷起落叶,堆叠在沟沟畔畔,雁叫着路过缕缕白云,催着人忙碌起来。清晨不再是公鸡报晓,而是拖拉机发动起来的声音催梦,像极了春节的烟花,开始只是零零散散,远一声,近一声, 忽然随着极响亮的一声迅猛出阵,整个村庄仿佛受到感染似的,声音连成了一片。落花生最先被从泥土里挖出来,晒在房顶, 接着是大豆、谷子、糜子在一把把镰刀的挥动下,铺倒在地,一时间让人感觉天宽地广了,但是,刚铲除了菜园的院子又被五谷杂粮占满了地方,走路都要小心翼翼, 踩几粒豆子就可能摔个仰面朝天!

白天的村庄是寂寞的,只有傍晚夕阳挂在山头,柴油燃烧的味道再次弥漫在空气里,它才活过来,满载而归的拖拉机、马车,在乡间的路上竟也拥堵住了。老人早已将晚饭做好,将晒的谷子、豆子归拢苫好,打开了家门,翘首盼着归来的人……


松鼠AI教育 https://www.sohu.com/a/387658945_120151890
枫枫网